领航城乡
农村经济
行业动态
首页 > 产业信息 > 行业动态 > 油水变苦水 民族大豆压榨企业命悬一线 >正文
油水变苦水 民族大豆压榨企业命悬一线
发布时间:2012-09-10  发布者:www.cn-qiye.cn  来源:中证报

跨国公司强攻-渗透-收网


  食用油涨价再度触动居民心弦。实际上,截至8月份,国内5升包装的大豆油、菜籽油和花生油年内涨幅已分别达1.52%、5.77%和13.17%。


  大豆油脂涨价,荷包鼓起来的并不是民族压榨企业。据相关统计,2009年至今,中国累计进口美国大豆近2亿吨,仅此就给美国豆农和贸易商送上了700多亿美元的红包。


  “这榨的哪是油水,简直就是苦水啊!”在外资的全线渗透和挤压下,民族大豆压榨企业只能这边咬着牙收豆,那边忍着痛压榨。


  相关专家认为,食用油年年约谈、年年涨的现象和我国丧失大豆产业链主导权密切相关。面对四年轮回的困局,政府应当在构建食品安全体系上下功夫,而不能仅仅过多地指望约谈效果。对企业而言,更好地利用期货市场规避风险、全面提升自身竞争力则是当务之急。


我们的油脂滋润了谁


“小伙子,您说这桶油要合几块钱一斤?”9月6日,在北京宣武门外的一家知名超市,一位大约60来岁的老大爷苦笑着问促销员。“怎么也得16块钱一斤吧?如今省油就是省钱呀!”他又自言自语说道。


“民以食为天”,柴米油盐酱醋茶是老百姓最基础的生活食品,不过近日来食用油轮番涨价可愁坏了不少老百姓。老大爷一番话的背后,恰恰传递出居民面对涨价的被动和无奈。


近日,由于受全球自然灾害及原料市场青黄不接、价格一路飞涨等因素影响,国内食用油价格也随之攀升。实际上,自2009年以来国内食用油价格就呈现出总体上调格局,以豆油为例,新华社监测数据显示,2012年8月份要比2009年1月份上涨16.74%。


通胀压力从来没有离开居民的视野。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商务部特聘专家祝宝良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8月份CPI回升至2.0%并不意外,虽然油脂价格占比并不高,但不可忽视猪肉和粮食的涨价因素,尤其在季节性压力来临的情况下。


“配合宏观调控目标的实现是政府相关部门的一项重要职责。”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价格研究专家张群群指出,此次约谈的背景应当和管理通胀有关,油脂本身对CPI影响不大,但这或许正暗示了来自于其他方面的通胀压力不容忽视。


我们的油脂滋润了谁


大豆和食用油价格持续上涨,油脂压榨企业按理会荷包满满,然而国内压榨行业却诉苦声不断,人们不仅要问,涨价带来的利润去哪了?


“中国大豆油脂涨价,荷包鼓起来的是美国豆农和一些国际大型中间商。”黑龙江大豆生产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说,近几年种植美豆的吨利润在每蒲式耳10美元左右,按2009-2011年中国分别进口美豆4255万吨、5478万吨和5264万吨计算,再加上2012年的可能进口约5000万吨,近四年累计进口美豆近2亿吨,仅此就给美国豆农和贸易商送上了700多亿美元的红包。另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7月今年进口大豆已达3492万吨,进口金额逾196亿美元。


大豆价格上涨,国内农户也未能受益。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吉林省大豆种植面积401万亩,比去年减少168万亩;而受种植收益相对较低及种植结构调整政策引导,黑龙江大豆种植面积已连续三年减少,2011年黑龙江省大豆产量仅约542万吨,比2008年下降12.7%。


“目前玉米收购价约1.2元/斤,按此算大豆只有在3元以上才能激发农民继续种豆的意愿。”家住哈尔滨附近的一位豆农对记者说,今年以来身边的不少农户都明显减少了大豆种植面积。据他观察,哈尔滨附近的几个县基本上都减少2/3以上。也正因此,今年虽然豆价上涨,但不少人对此已没多大感觉。


如果说进口大豆是有买有卖,那么,同样耕耘国内市场的外资企业日子红红火火就足以让国内同行深思了。彭博社数据显示,益海嘉里母公司丰益国际2009-2011年的总收入中,来自中国的占比最低也在48%以上,其中油脂业务颇为可观。据称,在美国《财富》杂志发布的2012年世界500强企业最新排名中,丰益国际排名上升至223位,较去年上升了94位,在食品生产行业位居全球第三。


大豆产业生死劫


“压榨行业不好做。”当中国证券报记者拨通哈尔滨工大油厂总经理刘宝林时的电话时,这位从业多年的东北汉子大倒苦水。


他说,虽然现在形势有所好转,但也只是稍缓一口气而已,眼下大豆压榨利润只有区区的每吨几十元,而且在多重压力之下能维持多久还很难说。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着切肤之痛的刘宝林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08年6月份以每斤2.64元买入2万吨大豆后,一个来月就跌到了2.2元,直接损失近两千万元。面临断顿的工厂只得垫老本运营,这边咬着牙收豆,那边忍着痛压榨,“最惨的时候每压榨一吨大豆,我们就得亏损五六百块钱,这榨的哪是油水,简直就是苦水啊!”


雪上加霜的是,除了直面价格大幅波动带来的经营风险,国内压榨企业还不得不应对外资在产业链的全线渗透和挤压。目前,外资不但主导了粮食国际贸易,还控制了国内压榨需求总量的6成约7000万吨大豆,由于全国目前需求量还不足6000万吨,从规模上看他们完全控制了国内市场。公开信息显示,ADM、邦吉、嘉吉、丰益国际、来宝等跨国粮商2007年就已在全国97家大型油脂企业中的64家参股或控股,占植物油压榨总产能的66%。而据王小语介绍,在黑龙江省日加工200吨以上的88家压榨企业中,近年来实际加工数量仅维持在200万吨左右,占全部加工能力的1/7。


“经过2004年和2008年两轮强攻,国内大豆产业已基本被外资打垮。接下来就是何时收网的问题了。”王晓语表示,外资企业凭借资金、人才以及控制全球粮仓的优势步步紧逼,虽然上半年不少储豆企业因祸得福,但这种偶然性不足以改变全行业的困境,压榨企业饥一顿饱一顿的情况未来还会出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外资企业攻城略地,在大豆供应充足的年份里压力还不明显,但只要供应趋紧,外资企业往往就在粮点直接加价收购,从原料上掐住了国内企业的脖子。“大豆产业已深陷外资手中,企业命悬一线。”他说。


打破四年轮回困局


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专业人士指出,面对大豆产业的危机,我们既要从自身找原因,更要从自身找动力,要进一步发展期货市场、充分利用期货市场,提升国内企业和产业的竞争能力,以打破四年轮回的困局。


“大豆问题的本身并不仅仅在大豆,还在于如何看待自主大豆在农业产业以及粮食安全的位置。”王小语建议国内参照大豆、玉米的比价施行目标价格补贴机制,即在大豆玉米比价失衡的市场条件下,将目标价差补贴按照播种面积、参照单产等级给予大豆种植户补贴。


“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一家大型压榨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较之以往的“一口价”和“总部定价”的模式,期货市场不但能为企业定价提供权威参照,而且还可以锁定原料成本和产品收益,不少企业由此尝到甜头。但也有一些企业对期货市场的理解和运用水平有待提升。


“要用好期货市场,还需相关配套环境的完善。”王晓语举例说,由于农户和部分中间商不能开具增值税票据,从而限制了现货交割。此外,在改善物流以及提高普通农户行情研判能力、增强金融对企业的支持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也都需要有新的思路。


而据市场人士透露,今年以来,大商所也在积极调研大豆产区交割的可能性,以寻求从制度建设层面,在推动大豆期货市场发展、更好服务“三农”工作方面实现新的突破。(记者 胡东林)


·荆林波:大豆定价权缺失削弱“约谈”效果


“不要对‘约谈’寄望过高。”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荆林波指出,由于我们丧失了对大豆产品的定价权,直接导致国内豆类产业链受制于跨国公司,并使得市场调控难度加大。他同时提醒,如果对于定价权缺失的现象听之任之,那粮食安全受制于人就绝非危言耸听。


·大商所:三方面进一步推动期货市场发展


大商所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我国期货市场服务国民经济的能力还比较弱,还不能满足众多企业套期保值、规避风险的需求。要从进一步提高市场效率、发挥市场功能服务国民经济,促进资源优化配置的角度进一步推动期货市场的发展。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广告位招商
版权所有 © 2010-2011 中国乡镇企业研究院 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9043005
copyright © 2010-2011 www.cn-qiye.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397826 传真:(010)51397813
Email:chnqiye@sina.com
主办单位:中国乡镇企业研究院
技术支持:Net586.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