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航城乡
农村经济
环保节能
首页 > 创业频道 > 环保节能 > 地下水超采陷恶性循环 广东海水"逆袭"步步紧逼 >正文
地下水超采陷恶性循环 广东海水"逆袭"步步紧逼
发布时间:2012-08-15  发布者:谢庆裕  来源:南方日报

  茂名电白县陈村海水入侵监测点旁边,枯黄土地已经荒废。


  世乔村许信华家水井出现轻度海水入侵。


  “海平面上升和地下水过量开采,是造成滨海地区海水入侵的主要原因。由于局部地区海水入侵加重,导致土壤含盐量升高,进而产生不同程度的盐渍化。”


  ——摘自《2011年中国海洋环境公报》


 
 每逢台风涨潮,世乔村村主任许文强就特别紧张。


  人类与海水的“争地运动”,在湛江这个海边村庄从未停止:一方面,台风引起海潮暴涨漫没农田的情景仍历历在目;另一方面,由于村民超采地下水,海水也透过地下的漏空而渐渐侵入土壤。


  世乔村的情况并非孤例。我国从2007年末开始在沿海各省份开展海水入侵和盐渍化试点监测,包括广东在内的11个省份的沿海地区均发现入侵情况,不少区域因此出现土壤盐渍化,耕种能力大为下降。


  各地凸显的共同困局是:在人类以采集地下水、引海水养殖等方式孜孜不倦地攫取水资源后,失衡的海水总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完成“逆袭”。它的进一步入侵又逼迫人们寻找更多的淡水资源,死结在如此循环中似乎一直难解。


 
 内因


  地下水超采陷恶性循环


  一方面,海水入侵造成饮用水井越打越深,另一方面,地下水超采造成了海水入侵加剧,难解的循环已在当地成为死结


  到底是什么造成海水入侵?


  除自然因素外,2007年湛江刚开始监测海水入侵时,就分析原因主要是“超采地下水和海岸上修建虾池”。


  在寻找监测断面时,湛江市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站站长杨锋特意选择了世乔村,“监测需要抽取井水,世乔村的地下水井很多,已经到了超采的程度,海水入侵会比较容易监测。”


  在沿海地区,如果地下水位下降,低于海水水位,海水就会回渗进内陆地下淡水层。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抽出来的地下水变咸了。而导致地下水水位下降的主要原因就是过量抽取地下水。


  在中国科学院院士薛禹群看来,海水入侵一个重要原因是“人为超量开采地下水造成水动力平衡的破坏”。


  记者在实地采访中也佐证了这一观点,世乔村共有600多户人家,却密集地打了400多口井。村书记许教忠回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村里打井的速度增加。


  原来打的浅井渐渐取不到淡水,只能越打越深,“从一开始的几米,到十几米,现在几十米的井都很难取到淡水了,只能做灌溉用,现在打的井都要将近100米。”许教忠还有点得意地称,现在他家的井是全村最深的,水质最好,他还在呼吁村民多打深井。


  一方面,海水入侵造成饮用水井越打越深、越打越多才能满足需求;另一方面,地下水的超采又造成了海水入侵的加剧,这种难解的循环已经在当地成为死结。


  “没有办法,农村用水不像城市,井水不用收费,‘村村通’饮水工程也没有通到这里来。”当地海洋部门的一位干部颇感无奈。


  除了打井,将农田改建成鱼虾养殖池也是当地应对海水入侵的一个“经验”。世乔村目前的鱼塘虾塘共有100多个,大多数是2000年前后建起的。许文强称,“多次被海水浸过的土壤肥力很低,原来水稻能亩产600公斤的,现在只有100公斤了,我们干脆把海水引进来,养鱼养虾。”


  不过,这在一些海洋专家看来,却无异于引海水入土,他们担忧咸水垂直入渗地表,内外夹攻使盐化问题更加严重。


  在以井水为监测样本的海水入侵上,虽然缺乏长期系统的监测,但村民们都有切身的感受。


  许文强今年60岁,他还记得小时候,只有台风到了,海水才会漫过岸边的农田,“但现在没有台风的大潮水也会漫上来”。世乔村的几位渔民也表示,去年“尼格”、“纳沙”台风期间,风暴潮增水达两三米,“感觉就是海更高了,不知道是不是与报纸上说的气候变化冰川融化有关”。


  另一组对比是,二三十年前,许信华等村民打井十几米就可以打到淡水,现在几十米的深井打出的水都是咸的。


  
外患


  海平面上升“助纣为虐”


  海平面上升引起的海岸遭侵蚀、滩涂增长减少等灾害,令广东水土流失面积14217平方公里,已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7.91%


  2010年广东省海洋环境质量公报表明,湛江、饶平、揭阳、茂名、阳江的监测区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海水入侵,“已造成部分近海区域出现盐渍化,经济作物不能耕种,饮用水基本采用深井,说明海水入侵已影响到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


  在人类攫取水资源的有形之手超出负荷的同时,大自然的另一只无形之手也在暗暗发力,抬升海水,推向陆地。


  省海洋局海洋预报减灾处处长陈镜亮表示,气候变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是一种缓发性的海洋灾害,其带来了一系列沿海水生态问题,包括风暴潮灾害加剧、咸潮频繁侵袭,海水入侵地下淡水层、土地盐渍化等等。


  陈镜亮更告诉记者,近30年来,南海海平面上升速率为2.7毫米/年,与全国海平面平均上升速率(2.6毫米/年)相当,但高于全球海平面上升速率(1.8毫米/年)。


  海平面提高也令台风引起潮水暴涨威力更大。陈镜亮透露了一组数据,广东沿海遭受强风暴潮的频率最近10年比1949-1995年增加了1.5倍,海平面每上升0.3米,严重潮灾的重现期将缩短50%-60%甚至70%。


  也就是说,无论海面提高本身对沿岸造成的威胁,还是其带来的风暴潮增水,对像世乔村这样的海滨地区来说,防范海水入侵的难度都在加大。加上人类活动的加剧,这种自然效应又会进一步放大。


  前车可鉴的例子是,山东莱州湾沿岸2009年成为我国沿海海平面上升速率最大的地区,同时当地缺水严重,长期靠开采地下水满足用水需求。该地区地下水年可开采量为每平方公里7.2万吨,实际开采量每年在每平方公里11万吨以上。


  莱州湾海水入侵面积已达2500平方公里,海水入侵最远距离达45公里。直到去年,沿岸的滨州、潍坊仍是全国监测点中海水入侵最为严重的地区。


  省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中心工程师杨玉敏认为,仅靠几年的监测数据,并不能以此判断我省海水入侵加重。而从另一种海洋灾害咸潮来看,海水的进攻态势在广东并不落下风。气候变化研究专家、广东省气象局首席专家杜尧东说,“20年来5次严重咸潮,有3次在最近5年。”


  为此,广东几乎每年都要从广西珠江上游跨省区应急调水压咸补淡,才能缓解下游的供水压力。去年8月,受高海平面、天文大潮、上游来水减少影响,珠三角的珠海、中山等地就出现了“史上最早的咸潮”,持续时间也是有记录以来最长。


  杜尧东告诉记者,海平面上升引起的海岸遭侵蚀、滩涂增长减少等灾害,令广东省水土流失面积14217平方公里,已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7.91%。


  据国家海洋局预测,到2050年,广东的沿海海平面将比常年升高145到200毫米,为预测值最高的5大省份之一。专家认为,如果不及早采取措施,像世乔村这样桑田沧海的变迁,也许还会在广东更多地方出现。


  记者手记


  违反自然规律


  必遭极端回应


  与许多气候变化为推手的灾害相似,海水的侵袭主要源于人类违反自然规律的攫取,遭到大自然以极端的方式来回应。短期的影响虽然仅在局部,但要应对防御却必须从全局考虑。


  世乔村就是一个缩影。村民们因为饮水需要增加抽取地下水,迫于生计将侵蚀的农田改建成海水虾池鱼塘,这些出于人类生存本能的行为本无可厚非。然而当其超出了大自然负荷时,却没有其他途经解决他们的难题。


  例如“村村通”饮水工程为何未能铺设到沿海村庄?有关部门能否协助引导村民多建水塔水池这些蓄水措施,将雨水综合利用?这些都并非仅靠村民自发就能解决的,而必须统筹全局与局部的利益。放到更高层面的减缓海平面上升这类全球性的异常现象,更是需要全人类来应对。


  正如水处理与水环境修复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吉春所说,“海水入侵一旦发生即难以治理,应加强超前的、为防止海水入侵的研究和预报工作,以防为主,变被动为主动,在水资源分配上制订控制海水入侵的规划,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各地各部门联合行动才能很好地解决。”


  陈镜亮透露,按照国家海洋局的部署,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正准备开展海洋灾害风险评估与区划,将对海平面上升、咸潮入侵,防范台风风暴潮、巨浪等海洋灾害影响进行评估,画出风险区划图,为科学防范海洋灾害提供依据。


 
 ■入侵村庄案例


  数百亩水田不能耕种


  地下水咸化威胁饮水


  在湖光镇,也就是湛江最有名的湖光岩所在镇,不少外围村庄正受到海水侵袭的困扰。南方日报记者走访的世乔村便是其中之一。


  该村一个叫透凉坡的地方,大片火龙果已经成熟,低矮的树丛里挂着瘦小的粉红果实。这里的尽头是一片狭长的海湾。


  “种火龙果比种水稻效益好,但其实也是被逼的。”透凉坡的这片火龙果地前年才开始复种,之前因为海水入侵土壤太咸,一度荒废,村民们在附近建了一个水塔,足足用淡水稀释了两年才将这片农田救了回来。


  离岸几百米的地方能改种火龙果已属幸运,靠海边的地方则令人无能为力。在火龙果地几十米外,是成片杂乱而略带枯黄的野草。


  “这片土地已经完全盐化,不能种东西了。”许文强望着这些“名存实亡”的土地叹息。“沿着这片海湾,一路都是类似景象,有的离岸更远,甚至成了不毛之地。”


  据海洋部门的资料,“海水入侵”是指由于自然或人为原因,使海滨地区含水层中的淡水与海水之间的平衡状态遭到破坏,导致海水或与海水有水力联系的高矿化地下咸水沿含水层向陆地方向扩侵的现象。


  这个专业的海洋灾害名词,在世乔村的村民中有着实在的体会。全村1700亩的水田中,有300多亩已经不能耕种,剩下的多用来种植耐咸性更强的火龙果、富贵竹,或者改建成海水养殖塘,水稻的种植面积仅有110多亩,都集中在离岸较远的地方。


  “我们这里还是基本农田保护区呢,路边的田当时都被海水淹没了。”许文强带着记者在离海岸四五百米的村道行走,海水进村的情形他记忆犹新。“每逢台风,海浪就从岸边扑上来,漫进几百米,严重时还会越过村道,居民都要紧急撤离。”


  在世乔村村民的记忆中,最厉害的是1980年和1994年的两次台风,风力大而且恰逢天文大潮,叠加生成严重风暴潮,村里1/4的农田被淹没,沿岸的3个自然村全部受灾。海潮涌入过后,就是长达两三年的漫长土壤冲淡过程。


  除了最强的那两个台风,一般的台风经过也会漫没农田,即使平日江海大潮的时候,最靠岸边的水田也常常遭殃。久而久之,遭入侵频率最高的外围农田就失去了耕种能力。


  世乔村的情况得到了海洋部门的关注。从2007年起,湛江市海洋与渔业局在世乔村所在的湖光断面以及太平断面各选取了3个站点,开展海水入侵和土壤盐渍化监测。


  2010年,《湛江市海洋质量公报》显示,湛江麻章区监测土壤盐渍化的三个站位土壤出现碱性甚至强碱性,监测现场发现有个别农田出现少量的荒漠沙化,无法种植农作物。而根据2008年和2009年的公报,湛江监测区域海水入侵的范围距海岸线约2公里,盐渍化距海岸线有1公里左右。


  除了土壤盐渍化影响耕种,海水入侵的另一个影响是地下水变咸,这直接影响了居民的生活与饮水质量。在世乔村的许信华屋子旁边有一口水井,就是海洋部门的取样监测点,2008年和2009年,这里的井水都被检出海水轻度入侵。


  “在我小时候,这里的井水都是甘甜的,近十几年却是咸的。”40多岁的许信华近年仍坚持用这微咸的井水作生活与饮用水,而每每用井水洗澡后,痒痒的感觉会令他觉得很不舒服。(记者 谢庆裕 茂名、湛江报道)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广告位招商
版权所有 © 2010-2011 中国乡镇企业研究院 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9043005
copyright © 2010-2011 www.cn-qiye.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397826 传真:(010)51397813
Email:chnqiye@sina.com
主办单位:中国乡镇企业研究院
技术支持:Net586.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