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航城乡
农村经济
民营经济
首页 > 区域发展 > 民营经济 > 能源民企翘首渴盼政策“甘霖”落地 >正文
能源民企翘首渴盼政策“甘霖”落地
发布时间:2012-07-17  发布者:www.cn-qiye.cn  来源:中证报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近日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指出,截至目前,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新36条”相关实施细则已全部出台,要抓好落实,尤其要在铁路、市政、能源、电信、卫生、教育等领域抓紧做几件看得见、鼓舞人心的实事,以提振投资者信心。


  在近期诸如魏桥自建电厂被关、新能源并网难重挫民企投资信心以及油气民资难破垄断“玻璃门”等一系列不和谐之音频传的背景下,温总理“办点实事”的号召无疑给意欲深耕能源行业的民企以巨大鼓舞。接受本报采访的多家民企人士纷纷表达心声,期盼更多实至名归的政策“甘霖”能普降大地。新能源企业呼吁解决并网难,民营火电厂呼吁与用户直接交易,油气民企则期待摆脱夹缝生存。


新能源并网难“症结”在电网


  过去几年,在为数不多的民企参与度高的能源领域,新能源可谓典型代表。据估算,目前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民间投资总额超过8000亿元,民间投资的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装机容量约占其总装机容量的18%。


  然而,由来已久的并网难问题在近两年来的集中发作,逐渐开始浇灭众多新能源民企的投资热情。过去几年来,这一问题在风电行业身上表现得最为明显,中国风能协会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因被电网限电而损失的风电发电量达100亿度,经济损失近100亿元。


  围绕解决并网难问题,过去电源与电网企业一直在博弈,最终,在电网企业“风力发电由于自身间歇性和不稳定性特点给电网安全造成冲击”的理由下,国内风电场掀起一波波并网技术改造潮,也为此投入了高额成本。


  尽管技术性改造在按部就班推进,但风电并网难的问题并未因此而趋于缓和,反而有变本加厉之势。在此背景下,人们开始意识到问题并非仅仅出在技术环节上。


  鸡西富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近日挂牌出售黑龙江华富风力发电(穆棱)有限责任公司39%股权。其出让的风电场目前总装机7.72万千瓦,总投资已超过12亿元。鸡西富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早在2003年就投资风电开发领域,当被问及为何要卖出风电场股权时,公司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东北三省去年是电网限电的重灾区,2010年按电网要求投入200多万元改造机组,并网性能按理说已达电网公司要求,但去年还是频繁接到电网限电通知,全年一半时间机组无法满负荷运转。去年底风电场运行亏了360多万,再亏下去没法向股东交代,所以就打算卖了。


  在国家鼓励民资进入风电领域政策频出的背景下,鸡西富邦却选择黯然退出,不得不让人思考。上述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国家鼓励民资投资新能源,我们听了很有热情,但目前并网难问题已经严重影响到企业的盈利预期。而且,这一问题并非全在技术上,电网主动吸纳风电并网的态度可能更需要改进。


  不仅仅是风电,太阳能光伏发电也同样遭此魔咒。光伏行业去年以来遭遇国外市场需求急速滑坡打击,而国内市场却迟迟不能大规模启动。按照业内人士普遍看法,其问题同样出在“并网难”问题上。


  区别于大规模集中建电站,采用分散式并网,鼓励自发自用,已让德国、意大利等光伏发电装机量达到中国的近5倍之多。但是,作为国际主流的分布式光伏发电,目前在国内却处于艰难发展的境地。近年来,国家也在以“金太阳工程”推动太阳能屋顶及离网电站规模化应用步伐,但从目前来看,效果却十分不佳。


  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一位企业主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0年公司成功申报“金太阳示范工程”,公司厂房屋顶光伏电站规模达20GW,按照公司核算,以目前公司每月的用电需求计,如果该电站正常满负荷发电,完全可保证企业正常运行,还有富余电量上网出售。但现实情况却是,由于电网不认可,该电站自建成之日起连1/3的电量都没发出过,企业用电仍需向电网购买。“类似我们这样的企业遭遇很多,大家辛辛苦苦建成的电站常年在屋顶晒太阳,成了名副其实的形象工程。”该企业主说。


  类似的遭遇已让众多在新能源领域耕耘已久的企业形成一个共识,那就是期待电网公司拿出具体行动积极吸纳新能源发电,或者允许企业自发自用式分布式并网。“如果要说办实事,那么切实出台针对电网企业的鼓励甚至强制政策,对我们这样的企业来说是最实在的。”


电厂与用电户直接交易最迫切


  一个多月前,山东魏桥集团自办电厂电价低出国家电网1/3的报道引起热议,其独立联网、低价售电的经验甚至一度被解读为“魏桥模式”。事实上,业界围绕这一模式的探讨从一开始便没有仅限于其低电价及独立电网,更多地被赋予电力体制改革的“地方样本”,以及作为民营企业的魏桥集团参与电力建设所呈现出的“星火燎原”之意。


  不久前国家能源局出台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扩大能源领域投资的实施意见》提出,支持民间资本扩大投资,以多种形式参与水电站、火电站、余热余压和综合利用电站。对于当前火电行业来说,连年的亏损可能让众多民营企业望而却步。在众多关于火电亏损“症结”的探讨中,煤价高企是重要原因之一,但电力市场化改革相对于煤炭的滞后性,更被认为是其中的深层原因。


  山西一家民营火电厂旗下电厂装机已达200万千瓦,到去年底,公司已亏损近千万元。其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过去疯涨的煤价让企业一度苦不堪言,即使守在山西这座“煤海”旁边也不例外。今年以来,动力煤价一度下跌超过100元/吨,被问及企业经营状况是否有所改善时,他表示情况有所“缓解”,但长期以来存在的电网调度问题依然存在。“过去我们厂机组环保水平不达标,电网调度上没有优先权。2009年电厂淘汰了小机组,上马5台30万千瓦大容量机组,按理说电网调度能正常点,但仍时常被限制出力。”该负责人说。


  类似的情况中国证券报记者时不时听说,煤价高企之外的电网调度问题正浮出水面。一直以来,作为电力市场最主要参与主体的发电及用电方常常受制于处于中间环节的电网调度的遏制,电网独家买卖电的特权无形中增加了发电厂运行经济效益的不确定性。


  鉴于此,电力行业一直存在启动电厂与用电户直接交易的呼声。能源局相关专家此前在媒体上撰文时就指出,目前化解电厂亏损、推进电力改革方面最紧迫的任务,是创造条件建立电力“多买多卖”格局,即推动电厂与用电户直接“见面”进行市场交易,启动竞价上网机制。


  上述电厂负责人表示,“魏桥模式”给像他这样的民营电企最直接的启示就是“独立”,既不与国家电网联结,从而不受国网调度及发电时限的控制。


  电力体制改革是宏大命题,非一朝一夕能解决,眼下的问题是要找到“突破口”。而这一突破口,用上述能源局专家的话说,便是取消或弱化电网独家买卖电的特权,将电力交易机构从电网中分离,成立单独不受电网约束的电力交易部门。


  上述电厂负责人表示,电力体制改革是决策层思考的事,对于民营电厂来说,他最关心的是此前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利用价格杠杆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发展的实施意见》中有关开展竞价上网、电力直接交易的试点何时能全面启动。“以前全国搞了好些个试点,最后都被叫停了,希望这次能持续下去。”他说。


油气民企期待摆脱夹缝生存


  在《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扩大能源领域投资的实施意见》中,鼓励民资进入的油气领域涉及从产业链上游勘探开采、中游油气管网建设以及下游石油冶炼等诸多领域。以西气东输三线管道引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等各路资本合作建设为标志,有些领域近期已有了一些实质性的动作。


  然而,在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中,听到的声音更多在于,管网建设动辄投资数百亿元,民间资本多数规模有限,基本上处于参股地位,并且管道建设周期长,投资回报可能要到数年后,这一特点大大降低了民企参与此一领域的积极性。


  事实上,在油气产业链上,民资活跃的环节目前集中在下游冶炼及加油站环节,这些领域传递出的声音或可真正代表油气领域民资的期待。


  据中国石化联合会专家介绍,我国的油品市场主要由中石化、中石油两大集团供应,在此主渠道之外,还有数量不少的地方小炼油企业,虽然规模较小,但对保障我国燃料市场的供应发挥着积极的补充作用。


  但地炼企业长期以来在“两桶油”垄断油源供应及销售终端的夹缝中生存的现状一直备受关注。在当前油气领域鼓励民资进入的大背景下,政策上出台引导支持政策,拓展地炼企业的生存空间,更成为众望所归。


  山东金城石化集团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们作为民营地炼企业大军中的一员,目前最头疼的问题是炼油油源的严重不足。据他介绍,山东地炼企业目前所能获得的原油供应量总计不过700万吨左右,但地炼企业拥有的总产能则达7000万吨。油源不足导致产能的严重闲置已经让山东地炼企业生存维艰,同时背负“落后产能”的阴影,数度险遭淘汰。“我们行业一直以来最渴盼的就是何时能摆脱‘两桶油’提供的有限的配额油,获得更大的原油进口权。”他表示。


  中国证券报近期曾报道,新疆广汇能源有望在当地政策支持下成为国内首个拥有原油进口权的民营企业。这一消息让众多地炼企业看到了希望。


相关文章
广告位招商
版权所有 © 2010-2011 中国乡镇企业研究院 备案/许可证:京ICP备09043005
copyright © 2010-2011 www.cn-qiye.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397826 传真:(010)51397813
Email:chnqiye@sina.com
主办单位:中国乡镇企业研究院
技术支持:Net586.cn